諸多問題纏身 郎酒股份IPO之路何去何從?

2019-10-15 作者:七娃   |   瀏覽(111)

水乃酒之血,依托于美麗富饒的赤水河,茅臺作為醬香酒第一股一騎絕塵,不斷突破股價新高之時,同樣由赤水河孕育而成的郎酒股份也不甘寂寞,正式沖擊資本市場。

8月20日晚,證監會四川省監管局(以下簡稱“四川證監局”)官方網站公布了《郎酒股份輔導備案基本情況表》。這標志著著被譽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郎酒股份正式踏上了IPO的征程。但是此番IPO,郎酒股份或存在靠壓貨經銷商增長業績、商標權存疑、漲價策略不靈等問題。

營收重回百億陣營,或靠經銷商壓貨

早在2011年的時候,郎酒股份的營收首次突破了100億元,2012年達到120億元的高峰。但好景不長,隨后郎酒股份業績直線下滑,最嚴重的時候營收降幅高達70%,直到2018年郎酒股份營收才重回百億陣營,但對于郎酒股份2018年的業績增長,不少媒體質疑是依靠壓貨經銷商。

今年2月份就曾有媒體報道,郎酒有向經銷商壓貨的行為。特別是在春節前,不斷有一些經銷商通過媒體反應庫存壓力很大,再加上提價過快消費者流失,據犀牛財經報道,很多經銷商的任務完成率只有不到三成左右。而這引發了多方的猜測,郎酒股份或為沖刺IPO,靠壓貨經銷商美化報表。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郎酒股份第一次被指向經銷商壓貨了,早在郎酒股份2012年營收首次破百億之時,就有媒體懷疑郎酒股份是通過壓貨來提升業績。據工信部官方網站的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5月30日,郎酒股份總庫存達到65.9億元,成品庫存超過57.7億元。

因而,在郎酒股份接下來一蹶不振的幾年里,業內都認為其業績下滑一是由于郎酒股份的“靈魂人物”汪俊林,二便是郎酒股份那幾年里是在消化之前壓貨所形成的庫存。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18”期間一份關于處罰經銷商破價違規的通報或許從側面揭示出郎酒股份與經銷商之間存在的矛盾。

6月17日,一則《關于京東、天貓等部分經銷商破價違規的處理通報》在網絡上流傳開來,在這則通報中,郎酒股份嚴厲批評了部分經銷商出現嚴重的線上破價違規行為對市場造成了惡劣影響。郎酒股份在通報中表示,扣減京東自營年度規劃費用總計100萬元、扣減天貓超市年度規劃費用總計60萬、扣減蘇寧自營年度規劃費用總計30萬元。

不過,兩天之后,郎酒股份在官方公眾號上連忙發了一則公告稱“關于郎酒處罰破價經銷商和電商平臺的文件及內容是綜合渠道事業部擅自決定,起草文稿未經郎酒公司同意和蓋章發出,已否決事業部的錯誤做法。”最終,此事就這樣草草收場。

商標權歸屬之謎

成立多年的郎酒股份,早在1997年還是古藺郎酒廠時就已獲得馳名商標證書。證書顯示,郎酒廠注冊并使用在酒商品上的“郎”商標為馳名商標,2006年注冊商標“郎牌”又獲中華老字號之稱,近年來,郎酒股份品牌價值也不斷上升。

然而,追溯歷史,商標的歸屬權或是郎酒股份IPO路上的“心腹大患”。

據《中國市場》報道,最初,郎酒股份的商標資產歸古藺縣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代縣政府持有,許可給郎酒股份在酒等商品上獨占使用。

資料顯示,2002年3月10日及12日,古藺縣人民政府與瀘州寶光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瀘州寶光”)分別簽定了《轉讓協議》及《轉讓補充協議》。這兩份協議規定,古藺縣人民政府協議將郎酒集團76.56%的股權作價4.9億元轉讓給瀘州寶光。

而瀘州寶光于1997年在瀘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記成立,當時法定代表人為郎酒股份現在的董事長汪俊林,并且也為第一大股東。

根據當時四川華信(集團)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評估,郎酒集團截止2001年9月30日的凈資產評估值為6.4億元(不含商標、商譽等無形資產及天寶洞、地寶洞的使用權)。也就是說在當時轉讓時,商標、商譽等無形資產仍然歸古藺縣政府所有。

到了2010年,古藺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古藺國資”)將商標轉讓給了古藺縣久盛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久盛投資”),媒體報道稱“郎”等商標轉讓時采用直接劃轉的方式,久盛投資支付的價款為0。

據《中國市場》記載,久盛投資以前是古藺縣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的獨資子公司,2010 年末改制成為瀘州寶光控股 73.8% 的混合所有制企業。那么這意味著,在兜兜轉轉之后,郎酒股份的商標權實際是由汪俊林控制。

三肖中特期期有的 德甲积分榜最新积分表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技巧 街机捕鱼兑换现金游戏 快乐扑克3任选走势图 手机网赚平台 30选5最近一期开奖 浙江快乐彩开奖号码 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贵阳多乐捉鸡麻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