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陽河陷停產:資本運作本末倒置 當務之急是解決債務

2019-10-23 作者:七娃   |   瀏覽(191)

一曲“瀏陽河”唱響全國,也成就了與這首歌同出一地的瀏陽河酒,然而近日一條瀏陽河酒業陷入停產的消息卻將其推至風口浪尖。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瀏陽河酒業陷入困局其實早就露出端倪。

引子

瀏陽河陷停產風波

不久前市場傳出消息,瀏陽河酒于近日下發落款日期為“2015年5月”的《緊急通知》稱:“公司目前已無法進行正常的生產經營,生產、銷售全面停滯,也無力繼續維持公司員工的各項開銷。自本月起,全體生產及管理員工無限期放假,并停止各項費用及工資的發放。因放假時間過長,建議員工另謀職業。”

上述消息一出,瀏陽河酒銷售總經理陳建波接受媒體采訪時就斷然否認,稱停產的僅是位于瀏陽市永安鎮的國際名酒城生產基地,其他基地沒有停產。5月20日,瀏陽河酒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中心副總經理謝燁接受記者采訪時有點不耐煩,他一再強調,公司并未停產。

那么瀏陽河酒業到底停產沒有?其他基地又在哪里?

記者查閱瀏陽河酒官方網站,并未發現有其他基地信息,而對于國際名酒城的介紹,可以看出這一直是瀏陽河酒最值得驕傲的名片。信息顯示:瀏陽河國際名酒城(釀酒生態園)2009年開工建設,占地面積1500畝,項目總投資27.5億元,屬于省級重點建設項目,集研發生產、糧食加工、釀造灌裝、倉儲物流、包裝印刷、名酒博覽、文化旅游于一體的大型生產基地,項目分三期,第一期計劃2012年年中竣工投產,將成為瀏陽河酒走向世界的重要生產基地。

一年前被傳遭逼債

瀏陽河酒“停產”的消息并非首次傳出。有消息稱,瀏陽河一期工程到目前還未完工。

去年有湖南媒體報道稱,“停工一年多的瀏陽河酒業生產基地,近三分之二的生產車間基本完成,但很多施工設備,包括金屬材質的酒品生產設備都生了厚厚的一層銹,很多酒瓶被廢置在此。”當時消息還稱,當年7月,一群中年男女頂著烈日拉著橫幅,要求瀏陽河酒業公司董事長彭潮等人還他們的集資款、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

時隔不過一年,類似的事情再次重演。有媒體報道稱,就在近日,眾多債主用土堆堵住瀏陽河酒廠大門,“逼迫”酒企還債。據悉,這些債主催要的主要是工程款、農民工工資等。

記者連日來試圖聯系瀏陽河實際控制人彭潮,但他的手機設置為來電提醒。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他現在肯定不敢接聽電話,欠下巨額債務,債主肯定也都在找他。”

公開報道稱,近年來,彭潮還被指將本應用于瀏陽河酒業發展的資金抽走,“彭潮在各領域的投資比較多,欠賬也比較多”。

調查

債務累累惹系列官司

瀏陽河酒業到底欠了多少債?除了上述工程欠款等外,還欠了誰的債?這些情況無人知曉。但是記者調查發現,有幾條信息或許能夠看出冰山一角。

2014年4月,原告農銀金融租賃有限公司與被告湖南瀏陽河國際名酒城有限公司、湖南瀏陽河酒業有限公司、彭潮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案,向上海黃浦區人民法院起訴。原告訴稱,原告與被告瀏陽河名酒城于2011年12月簽訂合同,開展售后回租業務,被告瀏陽河酒業和彭潮提供連帶保證擔保,原告依約支付售后回租本金4.9億元。但是瀏陽河名酒城自2012年以來陸續拖欠租金。法院去年底裁決瀏陽河名酒城支付原告截至2014年4月未付租金7054.4萬元,違約金320萬元。

另外,2014年3月,湖南長沙中級人民法院還裁定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被告湖南中大酒業有限公司應限期償還原告中國光大銀行長沙分行借款550萬元及利息加罰息;被告湖南瀏陽河酒業、湖南瀏陽河國際名酒城、湖南瀏陽河實業有限公司、湖南日月投資有限公司、彭陽、彭潮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償還責任。

對于這些官司的后續執行情況,謝燁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不知情。但不管怎樣,瀏陽河酒業相關各方拖欠租金、欠債已是事實。

登上當地欠稅名單

拖欠租金、借款是一方面,瀏陽河酒同時還是欠稅大戶。在瀏陽論壇上,名為“沉默不是金”的網友于2014年9月表示,“今天看了報紙上的一個公告,是國稅局的催稅公告,一看欠稅的不是別人,而是大名鼎鼎的瀏陽河酒業老板彭潮。前面四個企業都是彭大老板的,一共欠稅3700多萬。”

“沉默不是金”拍攝的照片顯示,法人代表為彭潮的瀏陽酒業發展公司欠稅余額分別為2572.72萬元(增值稅)、673.94萬元(企業所得稅);另外法人代表為何小東的湖南瀏陽河國際名酒城欠稅余額為195.63萬元(增值稅)、274.78萬元(消費稅)。

三肖中特期期有的 中国网赚论坛大全最新 lg股票代码 北京麻将规则 算钱 万料堂论坛网址 北京快3助手安卓版 网赚日赚100元平台 沈阳娱网棋牌大厅下载 中国股市宏观分析 免费赚钱团队 急速赛车开奖软件